热门
新番

一起动漫 > 进击的巨人 > 文章 > 分析 >

进击的巨人109话解读:巨人的结局已经浮现

时间:2018-09-08 来源:未知 作者:埃尔文

进击的巨人109话是相当平淡的一话,没有艾伦,没有吉克,也没有揭示女王为何怀孕,谏山花费了整整一话来重点描写贾碧与女孩的“罪恶之辨”,在这场辩论,谏山第一次以如此直接露骨的方式表达了自己对种族仇恨的态度。

谏山认为恶魔的后裔不应为祖先承担罪孽,成为曾经被害人的出气筒。但他同样否定了145代王的逃避与艾伦的以血还血,在谏山看来,真正的解决之道应是乌利、阿尔敏、让等人所倡导的交流理解之路。通过频繁的交流让双方互相了解,从而冰释前嫌。

一、女孩对贾碧的反驳:无辜的母亲不应替祖先承担罪孽

109话的重头戏就是农场女孩(曾被萨沙所救)与贾碧的罪恶之辨,贾碧认为艾尔迪亚人奴役了世界数千年,罪恶滔天,为了弥补他们对世界造成的损失,他们必须加倍的悔罪,对马来的要求应该全数答应。唯有如此,才能洗刷自己身上的污点,成为让世界重新承认的“好艾尔迪亚人”。


面对贾碧的指责,女孩只是淡淡的说,我的母亲从未杀过人,他一生善良,但他却在马来导致的袭击中惨死,一百年前祖先的罪恶和我的母亲有什么关系,他从未杀过人啊!为什么自己的母亲什么罪也没犯却落得被生生啃食的下场?


面对女孩的质疑,贾碧无言以对。这个女孩早已知晓他们马来战士的身份,却没有选择告发他们,反而精心照料他们,纵使贾碧愤怒的举起草叉杀意逼人,她依然选择继续隐瞒贾碧的动机,以最好的想法去揣测他的心意。

女孩告诉贾碧,她想像当年拯救他的萨沙一样,尽可能的拯救无辜之人,而不是把仇恨继续延续下去。

面对女孩的善良,贾碧彻底被震撼了,他没有想到被自己称为恶魔的人能如此宽容而善良,他开始怀疑,自己对于“恶魔”的刻板印象是否合理,恶魔究竟是一种确凿的事实,还只是一种被强行灌输的臆想。


谏山借由女孩的口吻:明确表示罪恶种族的后代不应为他们的祖先承担罪恶,祖先的罪恶不是曾经的受压迫者对其后代施暴的理由,谏山借由女孩的口吻完全否定了贾碧后代需要永世偿还罪孽的观点。

二、145代王与艾伦:两个错误的道路

谏山的观点乍一看很像为右翼辩驳。但同样的,谏山对艾伦、弗洛克等人以牙还牙的行为颇有微词,认为他们的报复行为只会导致更多的仇恨,让历史在罪恶中无限的循环。这在对莱纳的细致描写和艾伦袭击后的惨剧刻画中体现的淋漓尽致。

谏山虽然不认同后代应为祖先偿还罪孽的做法,但同样不赞同后代用暴力的方式对抗外界的质疑,更不赞同145代王选择的逃避与自我毁灭。到了109话,巨人这部作品对于日本的现实映射其实已经非常明显了,而145代王和艾伦,实际上代表的就是日本面对祖先罪恶和外界质疑的两种思潮。

面对祖先的罪恶,145代王选择的是一味的逃避,将族人囚禁在三道墙之内,用坐标之力消除所有族人的记忆,让族人像家畜一样在失忆中慢性死亡,这是现代日本采取的道路。即对祖先的罪恶采用完全回避的措施,所有人当这一切完全不存在,没有人去想这回事,没有人去说这回事(比如右翼否认南京大屠杀的存在),在冷漠与自欺欺人中自我毁灭。


而另一股思潮,就是艾伦、弗洛克象征的昭和青年们,他们坚定地认为人类社会与自然界别无二致,完全是弱肉强食和暴力横行的,所有的道德在暴力面前都是无力的。与历史上的昭和愤青一样,他们完全抛却了对人类善良的最后一丝幻想,假设人类全都是邪恶和暴力的,不相信一切道德和谅解的可能。他们想要的,只是以牙还牙以血换血。


谏山在作品中将这两种路线都完全否定,他将145代王的方法称为豢养家畜,醉生梦死。对于艾伦和弗洛克一派,则大力描写莱纳方的苦衷和艾伦袭击造成的恐怖后果,死伤的平民、曾经的被虐者成为了施暴者,调查兵团的分裂、三笠和阿尔敏的质疑,谏山用无数的笔墨反思一味使用暴力的后果。

三、坦诚交流与相互谅解:乌利与阿尔敏的救赎

谏山真正赞赏的,无疑是乌利和阿尔敏的道路。

面对王家与阿克曼的世仇,乌利王没有像先辈一样对阿克曼大开杀戒,反而在要杀自己的凯尼面前匍匐跪地,坦诚祖先对阿克曼所犯的滔天罪孽,并祈求后者的原谅。


面对手无寸铁,手到擒来的乌利,一生杀人无数的恶棍凯尼居然放下了屠刀,他不但没有杀死仇人乌利,反而成为了他的朋友,并发誓效忠于他。

宁静的小溪旁,乌利问凯尼:是什么让我们成为了朋友?是暴力吗?凯尼说:要不是你那吓人的大手,恐怕在我们成为朋友前,你就已经身首异处了。


乌利回答:是啊,这是无法回避的事实,但即便如此,我仍然相信那个时候的“奇迹”。

乌利不计安危的宽恕最终和凯尼心中的一丝善念所碰撞,缔造了这最不可能的友谊,这真是奇迹啊。


乌利通过宽恕而化解仇恨,阿尔敏则通过交流让两族冰释前嫌,阿尔敏敏锐的发现,马来人与艾尔迪亚人并无本质不同,真正造成隔阂的,不过是长期隔绝所造成的谣言与偏见,一旦双方亲密无间,互相了解,一切谣言和误解都在共赢中烟消云散。


人类最大的恐惧就是对于未知的恐惧,而消灭恐惧的最好方法就是大频率的交流。从俘虏马来人与岛民的欢声笑语中,阿尔敏发现了和解的可能。

也许,在最终话中,阿尔敏将扮演乌利的角色,坦诚相待,唤起所有人心中的一丝善念,共同结束罪恶的轮回,缔造新时代的奇迹。

无数人的选择与善念,终将开启伟大的新时代。

下一期我将继续盘点谏山对于日本现状的映射,逃避与否定罪恶的存在不可能解决问题,唯有乌利王的坦诚才能赢得大家的谅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