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
新番

一起动漫 > 进击的巨人 > 资料 > 马莱战士 >

贝特霍尔德·胡佛

贝特霍尔德·胡佛,男,又译贝尔托特·胡佛,动漫作品《进击的巨人》人物之一。 莱纳·布朗、亚尼·利昂纳德,马赛?贝利库·加里亚德,尤弥尔同乡(马莱)帕拉蒂岛作战任务的主力。他以卧底的身份进入城墙内潜伏5年之久,长时间的相处使得三人之间拥有强大的羁绊。性格温和,但是缺乏积极性,不引人注意。以训练兵团104期生第三名毕业,后加入调查兵团。漫画84话被巨人化的阿明吞食死去。其上官是马莱陆军上将迪奥·马加特。

进击的巨人马莱战士:贝特霍尔德·胡佛

角色设定

莱纳与阿尼的同乡少年。由于睡姿奇特,常常是同期男生们捉弄的对象,并且被拿来预测天气的搞笑结果。

对自己该做的事没有清楚的认识,缺乏积极性是最大的缺点。因此在个性丰富的第104期训练兵团中不引人注意,是被艾伦和莱纳掩盖了的存在。本人似乎也理解这一点。

个人情况:暗恋阿尼(漫画47话提到)

出身地:档案上为玛利亚之壁东南一条深山里的村庄,真实出生地疑为“故乡”(马莱)。

早期经历

马莱七个战士之一,“破坏之神”超大型巨人的持有者,有着出众的枪法和较强的学习能力。莱纳评价,“几乎是一瞬间就掌握了超巨的用法”。和马赛尔·加利亚德,莱纳·布朗,阿尼·雷恩哈特共同参与“始祖夺回战”,并与队友之间形成强烈的羁绊。

失去马赛尔时,曾想过停止作战返回马莱,但被莱纳阻止,后摧毁玛利亚之墙。

一直对帮助他们最后又因愧疚上吊自杀的村民大叔耿耿于怀,并时常思考。

官方小说中提到他怪异的睡姿来源于噩梦。

角色经历

实际身份为超大型巨人,马来战士组成员之一,在845年开始破坏城墙,目的是带走“始祖巨人“,清除“恶魔之岛”对墙外人类的威胁。

身份被莱纳(铠之巨人)曝光,之后与调查兵团交战并获得了胜利,成功地带走了艾伦和尤弥尔。

在调查兵团与宪兵团联合部队即将追上之时背着昏迷的艾伦跳上了铠之巨人的肩部逃跑,被调查兵团追上,被三笠等从背后攻击,面对104期生的诘问,道明自己不是都在说谎,而第一次发出内心的声音:“拜托了,有谁,求求你了,谁来找到我们啊!",之后被艾尔文团长引来的巨人群正面拦截。在阿明骗其阿尼被活捉并正在接受极刑拷打后失控大喊:“你们这些恶魔的末裔!!”三笠趁机夺下艾伦,之后和尤弥尔、莱纳一起发现艾伦的坐标能力,最后战败让调查兵团带走了艾伦。50话补充了贝特霍尔德、莱纳和尤弥尔在逃到西甘锡纳区后一些莫名的对话。

第104期训练兵团第3名毕业。出生地为“故乡”,档案上和莱纳及阿尼来自玛利亚之墙东南深山的村庄。特征是黑发高个子,和温柔的下垂眼,寡言。喜欢阿尼。

掌握了一切的技巧,是众多士兵中最有潜力的一个。但缺乏积极性,经常将事情推给其他人。莱纳评价,“明明有着出众的能力却总是跟在别人后面。”时常跟着莱纳·布朗,与莱纳·布朗是同伴。进入训练兵团初期以加入宪兵团为志愿,实际上探寻始祖的情报。

托洛斯特区夺回战中,和莱纳的谈话被马尔科听到,莱纳催促阿尼杀死马尔科,犹豫不决的贝特霍尔德最终选择了袖手旁观。在那之后第一次发现了莱纳的精神分裂症状。在托洛斯特区夺回战结束后,加入调查兵团。在兽之巨人入侵后跟随调查兵团的长官撤离,并沿途疏散村民。在发现墙上没有破洞后前往厄特加尔区休憩,却在夜晚遭巨人们围困于厄特加尔区,在塔里与莱纳合力击退巨人。在最后因尤弥尔的巨人化形态有活跃的表现与及时赶到的援军而得救。

在厄特加尔区获救并跟随调查兵团登墙后,承认是845年攻击行动中的超大型巨人。在与莱纳的对话中,莱纳提到贝特霍尔德对阿尼有好感。和莱纳不同并没有创造其他人格来进行心理减压,但始终对五年前的行为抱有愧疚;平时为人低调消极也是为了遮掩这种矛盾的心情。

在联合部队即将追上之时背着昏迷的艾伦跳上了铠之巨人的肩部,但当阿明骗贝特霍尔德说阿尼被调查兵团捕获且受到极刑时,因愤怒而情绪失控露出破绽使得调查兵团成功夺回艾伦,且因为艾伦触发始祖之力,遭到大批的巨人攻击,在尤弥尔帮助下得以脱险。

目睹铠之巨人与兽之巨人的战斗败北,同意以抢夺“坐标之力”为第一任务。后与莱纳一同在玛利亚之壁上出现,等待调查兵团的到来。“我们也有绝对不能失败的理由。”与莱纳在玛利亚之墙上告别,“想结束这一切然后回到故乡。”

在玛利亚之壁夺还战中,贝特霍尔德藏身木桶,等待机会。因目睹莱纳重伤而错失全歼希干希纳区调查兵团的机会。与爱尔敏的对话显示他克服了杀害曾经同伴的愧疚之情。与三笠短暂战斗后在天上变身,炸碎了西甘希娜区侧除利威尔班和韩吉之外的全部调查兵团成员。巨人形态焚烧民房并重击艾伦,随后烧伤爱尔敏。艾伦通过硬质化将他骗过,并用人类形态将其斩出,切断四肢。随后贝特霍尔德陷入昏迷状态,被兽之巨人吉克·耶格尔放弃。

随后被爱尔敏变身的无垢巨人吞噬,死前呼唤自己的挚友阿尼和莱纳,携带的巨人之力传承给了阿明·阿诺德。在爱尔敏的梦境中以巨人形态流下了眼泪。

几年后贝特霍尔德的父亲在接受了长期的优质服务后病逝,永远为儿子而骄傲。